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>企业文化>楚烟文苑

    钟情于烟的男人,总有一种道不明、说不清又无法割舍不下的情怀。而我却对钟情于烟的女子有着不一样的情怀,爱烟也是人皆有之,我的奶奶对烟是情有独钟的,我儿时的记忆中有奶奶抱着水烟筒抽烟的记忆,对奶奶来说,香烟是一种依靠,爷爷走的时候,奶奶还很年轻,那时,一个人独自抚养几个孩子长大,肩上的担子重了,她对香烟也越来越依赖。 

 现在,在外工作,陪奶奶的时间越来越少,偶然看到一女子坐在暗橙色的咖啡馆里,散发着恬淡的芬芳,烟在她清滢动人的纤指之间燃烧,又让我怀念那个被奶奶宠爱的年代。我的童年家境贫寒,但至今难以忘记的还是每餐的“可口饭”。奶奶为了让我每顿能吃的香一些,每顿吃饭时用筷子夹一些猪油,倒些酱油给我伴饭吃。我至今还能回想起那喷香的米饭。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奶奶空闲时就抽烟,而我每次都静静的坐在她身边听水烟筒发出的“咕噜噜”的声音,有时调皮的抱起水烟筒模仿奶奶抽烟的样子,把水弄得满地都是,奶奶便爱抚地摸摸我的头,“春城”是我认识的第一种香烟,那时,并不知道那是最便宜不过的香烟了。无意间看到一句话“吸烟的女人,内心冰凉犹如一朵凌霄花。爱是一种伤害,但女人却在伤害中寻找快乐。烟也是一种伤害,但同时,烟又让女人忘记了伤害。”我想奶奶也是那样的女子,或许吸烟是让她的情感得到释放,又或许香烟让她记忆起那个艰苦的时代。  

 

 

 

 

  钟情于烟的男人,总有一种道不明、说不清又无法割舍不下的情怀。而我却对钟情于烟的女子有着不一样的情怀,爱烟也是人皆有之,我的奶奶对烟是情有独钟的,我儿时的记忆中有奶奶抱着水烟筒抽烟的记忆,对奶奶来说,香烟是一种依靠,爷爷走的时候,奶奶还很年轻,那时,一个人独自抚养几个孩子长大,肩上的担子重了,她对香烟也越来越依赖。 

   现在,在外工作,陪奶奶的时间越来越少,偶然看到一女子坐在暗橙色的咖啡馆里,散发着恬淡的芬芳,烟在她清滢动人的纤指之间燃烧,又让我怀念那个被奶奶宠爱的年代。我的童年家境贫寒,但至今难以忘记的还是每餐的“可口饭”。奶奶为了让我每顿能吃的香一些,每顿吃饭时用筷子夹一些猪油,倒些酱油给我伴饭吃。我至今还能回想起那喷香的米饭。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奶奶空闲时就抽烟,而我每次都静静的坐在她身边听水烟筒发出的“咕噜噜”的声音,有时调皮的抱起水烟筒模仿奶奶抽烟的样子,把水弄得满地都是,奶奶便爱抚地摸摸我的头,“春城”是我认识的第一种香烟,那时,并不知道那是最便宜不过的香烟了。无意间看到一句话“吸烟的女人,内心冰凉犹如一朵凌霄花。爱是一种伤害,但女人却在伤害中寻找快乐。烟也是一种伤害,但同时,烟又让女人忘记了伤害。”我想奶奶也是那样的女子,或许吸烟是让她的情感得到释放,又或许香烟让她记忆起那个艰苦的时代。  

  

  

  

  

  年少时,想象在一个人像香烟一样在手心里渐渐老去,那种感觉是很温馨的。因为,那时并不理解什么是老,以为那是一种至深的浪漫。现在,当岁月无情地在奶奶脸上刻下伤痕的时候,才发现苍老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魔鬼。市面上早已没了“春城”,却多了很多花花绿绿的牌子,却总怀念有“春城”的年代,怀念奶奶的指尖散发的香烟的味道。